高速易拉罐

发布时间:2016-09-27
A.G. Barr是联合王国一家独立、占据主导地位的软饮料生产商———该公司投资4 100万英镑在米尔顿·凯恩斯镇的麦格纳公园新建一家生产厂,以此表明对企业和品牌未来发展的信心。该企业在英格兰的销售占其总量的一半以上。新建工厂可以最佳地满足众多顾客、客户和销售渠道的要求。除了仓库和配料间的流程设备,首先安装了一条由克朗斯总包供货的易拉罐生产线,新建车间内总计可以容纳4套灌装设备。

软饮料生产商A.G. Barr公司在联合王国(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北爱尔兰)拥有950名员工和11家生产厂和配送中心,2013年实现销售收入约2.54亿英镑(3.21亿欧元)。

该企业开发了大量的饮料品种。在主品牌大获成功后,不断推出创新产品,以此确保在软饮料市场关键领域保持领先地位。

主品牌IRN-BRU是一种含咖啡因软饮料,也是市场上的偶像产品。此外,Barr公司还生产Rubicon热带水果饮料、Barr清凉饮料、Strathmore矿泉水、最受欢迎的KA加勒比软饮料以及Sun Exotic、Tizer和Simply果汁饮料。作为美国品牌商Rockstar公司的许可证授权企业,Barr公司还生产Rockstar能量饮料,近期,又宣布与美国Dr Pepper Snapple集团签订十年合作协议,在联合国和一些欧洲国家推广Snapple品牌。

两台相同配置的Variopac Pro TFS包装机可以形成12个500 ml易拉罐覆膜高帮托盘盒以及24个330 ml易拉罐覆膜高帮托盘盒包装.

很早就在联合王国确立稳固的市场地位

Robbert Barr于1875年在苏格兰的福尔柯克创建了这家公司。目前,它已经成为扎根于苏格兰和英格兰北部的一家全国性企业,同时还在全联合王国之外,扩大消费者基础。

主品牌IRN-BRU是一种包含32种不同成分的软饮料,1901年,这种饮料由父亲Robert Barr和儿子Andrew Grieg Barr(企业名称来源于家族姓氏)以品牌名称IRON BREW首次推向苏格兰市场。IRON BREW的秘方在家族内代代相传。目前,全世界只有3个人知道这种饮料的成分:早期的董事会主席、公司创建者的曾外孙Robin Barr,他的女儿、企业管理层成员Julie Barr,一位名字保密的董事会成员。由于担心食品行业产品名称规定的调整,这种软饮料于1947年更名为IRN-BRU。IRON BREW产品中确实含有铁成分,但不是通过酿造生产,因此,创始人的外甥、董事会成员Robert Barr决定采用同样发音的书写方式:IRN-BRU。

其他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此后,IRN-BRU成为最受欢迎的品牌,许多苏格兰人将其视作苏格兰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SynCo罐输送总长约50 m,全部加装不锈钢顶罩,避免污物和灰尘落入敞口的空罐.

灌装机旁边的Contiflow混比机为灌装机提供产品.

“物流金三角”

借助新建的米尔顿·凯恩斯工厂,A.G. Barr公司可以提高英国市场的自有产能,进一步改善客户服务,降低生产旺季的供货风险,降低贴牌包装和运输的成本。

米尔顿·凯恩斯位于伦敦西北方向,距离伦敦半个小时车程,米尔顿·凯恩斯的麦格纳公园是一个新建的工业区,具有最佳的交通条件。对于A.G. Barr这种为现代化生产、物流和仓库寻找厂址的企业,这里的条件非常理想。

A.G. Barr公司的新厂占地5公顷,其中生产车间和仓库的面积为2.1万m2,总计耗用12.5万个工时,工期11个月。共计使用了1 200吨钢材,人工铺设98万块瓷砖。2013年4月底,厂房移交给A.G. Barr公司,2013年7月10日,克朗斯高速易拉罐设备开始灌装第一个易拉罐。目前,该企业已经宣布安装第一套饮料盒包装设备的计划。

克朗斯生产线的效率超出预期

“这已经是我第6次安装和调试灌装设备”,米尔顿·凯恩斯工厂负责人Tim Stacey说。“其挑战是同时还要培养一支新的员工队伍。”

12周的产能提升期进展非常顺利,提前一周就达到了97%的验收效率。“随着时间一周一周地过去,这条克朗斯易拉罐线的效率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这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2013年是十年来最炎热的一个夏季,需求量非常高。我们必须让新的易拉罐生产线每天运行十个小时,这远远超出了我们原来的计划。我们在市场上增加了20万箱的销量,这帮助我们在生产旺季满足了市场供应”,Tim Stacey解释说。设备运行两周之后,就移交给A.G.-Barr公司的员工进行操作。“这次的成功归功于操作人员在克朗斯学院接受的良好培训”,生产负责人说。

每75万罐才出现一罐不合格产品

无人驾驶的楼层小车将托盘和空易拉罐运至拆托盘区域。Barr公司首次将这种技术应用于空罐。1台Present新罐拆托盘机利用伸缩式抓头从上部取下空罐,放到高位的SynCo输送带上。这段输送总长约50 m,全部加装不锈钢顶罩,避免污物和灰尘落入敞口的空罐。在多排输送的末端,通过空罐检测成分成2个单排,然后进入2台平行布置的斜坡冲罐器。为了节水,这里采用电离空气冲罐。然后,斜坡冲罐机将空罐向下输送至灌装机平面。

另外一段较短的输送也同样配备顶罩,连接至Volumetic VODOM-C容积式灌装机的进口。这台灌装机配备175个灌装阀,设计能力为每小时12万罐(330毫升罐)或者每小时9万罐(500毫升罐)。它与一台Checkmat检查灌装精度,将出现的偏差与相应的灌装阀之间形成对应关系。目前,对于330 ml罐,每75万罐才出现一罐不合格产品。

离开卷封机之后,易拉罐翻转成头朝下,以罐盖向下的状态继续输送。利用这种输送方式可以很容易识别灌盖的泄漏点,这也是每一个易拉罐的薄弱点。

Rubicon和Rockstar饮料含有果汁,为了延长保质期,需要进行巴氏杀菌.

Volumetic VODM-C的设计能力为每小时12万罐(330 ml易拉罐)或者每小时9万罐(500 ml易拉罐).

选择是否进行巴氏杀菌

Barr公司在配料间处理60多种香精和30多种水果,例如,印度的芒果肉,巴西的番石榴,厄瓜多尔的西番莲,当然还包括在苏格兰生产的IRN-BRU神秘香精。

灌装机旁边的一台Contiflow混比机负责为灌装机提供产品。其外围设备采用Evoguard阀门。灌装机之后又是一个缓冲段,它安装在五米层高的空罐缓冲之下。此后,按照不同的产品进入相应的输送带。

Rubicon和Rockstar饮料含有果汁,为了延长保质期,需要进行巴氏杀菌。由此,安装了一台克朗斯SHIELD双层杀菌机。所有需要杀菌的产品通过两条单独的输送带分别进入隧道式杀菌机上层进口和下层进口。

不需要杀菌的饮料通过旁路绕过杀菌机,形成多排输送后直接前往最终包装区域。首先,形成两排输送,每条输送配备一台吹罐器,借此改善易拉罐的喷码质量。此后,再次用气流吹干,避免终端包装在后续冷藏过程中出现锈蚀现象。

今后,米尔顿·凯恩斯工厂将灌装A.G. Barr公司除矿泉水外的全部产品.

两台相同配置的Variopac Pro包装机

经过另外一个缓冲段之后,接入两台相同配置的Varipac Pro TFS包装机。这两台机器可以形成12个500 ml易拉罐覆膜高帮托盘盒以及24个330 ml易拉罐覆膜高帮托盘盒包装。每台Variopac的设计能力可以满足95%的设备能力。通常情况下两台机器同时运行。一台Variopac Pro可以停机,在线等待,而全套设备按照95%的设计能力运行。2014年底,又安装一台克朗斯小包装机,这台Variopac Pro FS中形成覆膜托盘盒。成品托盘进入相邻的仓库,其内部可以容纳超过1.3万个托盘,由英国著名物流公司Eddie Stobart负责管理。

整条生产线实现了高度自动化,通过按钮进行灌装转换。目前,从330 ml灌转换到500 ml罐只需要53 min,由此,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做出快速反应。克朗斯LDS系统(生产线记录系统)每两秒钟检查一次全部设备,即使发现可能出现的薄弱点。

非常高的检测可靠性

“这条生产线可以通过两班运转每年增加1000万箱的产量。借此,大幅度降低库存”,企业负责人Tim Stacey解释说。“由此又可以降低企业资金,同时保证高水平的供货能力。借助在英格兰生产330 ml和500 ml易拉罐的能力,我们强化了市场对我们供货能力的信任,进一步稳固易拉罐产品的销售。”

企业负责人Tim Stacey认为,这条易拉罐生产线的绝对亮点在于高速灌装机、重复配合两台Variopac Pro包装机(两台机器的能力均为每小时11.5万罐)以及通过Chackmat对空罐进行二次检测形成的检测可靠性:“每天的空罐和实罐废品率明显低于0.2%。这意味着,破损的空罐不会进入灌装机,由此减少了灌装机的停机时间。”

一流的培训

“克朗斯提供了一流的培训,与克朗斯的合作也非常顺利,我们始终掌握最新的运行状况,与流程区域以及码垛区域的协作也毫无问题”,Tim Stacey总结说。“还有一个成功因素,就是克朗斯项目经理一直未变。”

今后,米尔顿·凯恩斯工厂将灌装A.G. Barr公司的全部产品,只有矿泉水除外,因为必须在泉眼附近灌装。此后,该企业可以进行区域划分:坎伯诺尔德工厂为苏格兰灌装,米尔顿·凯恩斯工厂为英格兰灌装,借此在生产运行和经济效益方面获得更高的效率。再借助更好的客户服务,由此形成了完美的组合。

0
-1
收藏
相关文章